8月19日,周口店長溝峪,位於山頂附近的一處黑煤窯,兩位死者家屬在附近查看。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實習生彭子洋 攝
  新京報訊 (記者劉保奇 劉珍妮)4月18日晚22時許,房山區周口店鎮長溝峪山中一處黑煤窯,三名礦工在井口鋪設鐵軌時,遇到鎮政府聘請的保安巡邏,三人躲入深井後身亡。
  法醫鑒定中心稱,三死者系因一氧化碳中毒身亡。對此,家屬表示不認同,稱三名死者身上有多處淤青,懷疑是外力傷。同時,家屬提出,三人是因為被保安追攆,才跑進井里導致最終身亡,“保安也有責任。”
  昨日下午,房山區宣傳部通報稱,三名盜採人員系躲避周口店鎮礦山執法隊檢查,自行躲入已查封的巷道內導致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目前,涉事礦主已被追捕。
  幸存礦工
  三工友躲保安進入深井
  事發時,煤窯礦工劉坤僥幸逃過一劫。
  昨日,劉坤稱,4月18日晚7時,他們一行8人分別進入兩個井口。當晚22時許,他和死亡礦工趙海等三人一組正在鋪鐵軌,突然看見幾名保安過來,“保安巡山,見到黑煤窯的工人幹活就抓。”
  劉坤說,他們見有保安,立即朝井內跑,“其他三人跑到井底內,我年紀大了,跑到半路跑不動,就坐在地上。”劉坤說,他看到楊金龍(另一名死者)從井底往回跑,“距我約一米遠時,他說井內氧氣不足。”
  聽到這話,劉坤連忙回身向井口跑,跑了10多米遠,正好遇到幾名保安。
  “他們問我咋回事?我就說井內熏人了。”劉坤說,保安將他救上去後,準備再次救人。當時,楊金龍離井口較近,保安去拖他,但只拖了一米多遠,拖不動。
  劉坤說,當時他給保安下跪請求他們下去救人,但保安說下不去,沒法救,隨後撥打120並報警。
  劉坤稱,這個窯口深約200米,因好幾天沒人下井,井內一直沒通風。他緩過神後,趕緊打電話讓人把風機打開,“這時三人在井內熏倒已兩小時。”
  死者家屬
  保安追攆致事故應擔責
  根據死者家屬出示的北京院前病案記錄顯示,事發當天周口店派出所民警告知長流水村有患者昏迷,撥打120急救,由於路況救護車無法進山,於山下等候,4月19日凌晨4點15分將患者解救,但患者已死亡。
  王秀琴是死亡礦工趙海的妻子。她回憶,4月21日,她和另兩名死者的親人一起,見到了各自親人的遺體,並被警方告知三人在一處煤窯內死亡。
  8月19日,三名死者家屬告訴新京報記者,她們見到死者遺體時,發現三人頭部、胸部出現不同程度的淤青,“我們認為是外力傷,死亡原因不明。”
  同時,王秀琴稱,事發時,三人均在煤窯內鋪設鐵軌,發現保安跑上來抓他們,怕挨打,才向井內跑,保安的執法方式存在不妥,“是因為保安往洞里攆,保安也有責任。”
  房山區
  3人自行躲入已查封巷道
  據死者家屬提供錄音顯示,法醫告訴死者家屬,他們通過抽血等一系列鑒定,認為死者系一氧化碳中毒身亡,“三名死者身上並無明顯骨折,也無人為掐、捏等外傷。”
  礦工劉坤稱,事發時,他曾同救援人員下至井內,並將死者抬起後,放置於推車內,然後推出井外,“推車上到處是石塊,可能救援時,石塊磕碰到了身體上。”
  昨日下午,房山區宣傳部門通報稱,4月18日22時許,房山區周口店鎮長溝峪山中一非法開采點發生意外事故。接報後,房山公安分局立即組織力量趕赴現場,將一名盜採人員劉某(男,49歲,河北省圍場縣人)救出,另有3名盜採人員被救出後經搶救無效死亡。
  通報同時稱,3名盜採人員系躲避周口店鎮礦山執法隊檢查自行躲入已查封的巷道內,導致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目前,涉事礦主因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被房山警方追捕。另外4名參與非法開采的盜採人員因涉嫌非法採礦罪被房山警方刑事拘留。目前,案件還在進一步工作中。
  ■ 探訪
  礦工:出事窯口已挖了幾年
  房山區曾是北京煤炭主產區,2010年,為保護生態環境,房山下令年內關閉全區所有小煤窯。
  事發的窯口位於長溝峪附近一處深山中,窯口距山底約幾百米高,極其隱蔽。
  該山頂共有兩個窯口,高度相差約15米。8月19日下午,較低處的窯口被木門封閉,路面留有車印和腳印,早已無礦工身影。
  在該窯口上方,便是出事的窯口。井外,一根根木頭搭起一條走廊,由此進入,便能進入井內。
  據礦工劉坤介紹,這兩處窯口挖幾年了,出煤不多,同屬一家礦主,共有約10名礦工。事發時,他和趙海等四人在上面一處窯口鋪鐵軌,剩餘人在下麵的窯口幹活。
  “這就是黑煤窯。”劉坤說,平時保安經常到山裡抓私窯,工人是抓了放,放了抓,“反正沒啥大事,工人抓住後,就待兩天,老闆掏錢把人贖出來。”
  劉坤稱,這次他們是第一次被抓,但沒想到出事了,三人死在井內。
  ■ 追訪
  當事保安有無執法權?
  死者家屬還提出,當事的保安是哪兒的,是否受雇於政府部門,其有無執法權?
  8月19日下午,在事發窯口通往外界的村口處,設有一個檢查站,一旁設有限高桿,三名身穿制服的保安人員正在看守路口。
  據保安人員介紹,他們平時24小時值班,輪班倒,一班值8小時,“最近出事了,是最緊張的時候,什麼車都不能放。”
  該檢查站保安說,自己屬於保安公司,但屬於鎮政府雇佣,“政府讓我們幹嘛,我們就幹嘛。”
  2013年,周口店鎮宣傳科董女士曾對新京報記者表示,負責管理礦山的工作人員每天都去巡邏,包括鎮政府聘請的保安,協查人員一旦發現就去炸封,“鎮里管礦山的科室每天都在巡邏”。
  對於保安是否屬於政府部門等問題,一連兩天,記者多次聯繫房山區宣傳部門,對方均表示正在核實。
  ■ 律師說法
  保安單獨執法屬越權行為
  北京漢卓律師事務所律師郭聰表示,保安屬於保安公司,政府可能人手不夠,無法有效打擊黑煤窯,於是委托給保安公司,但保安並無執法權力。
  郭聰稱,保安在巡查時,發現黑煤窯,即使證照不全,也無抓人權力,保安應該第一時間保護好現場,及時反饋,由執法部門前來處理。
  郭聰認為,假如保安直接抓人,單獨行使執法權力,屬於超越職權行為,導致傷亡事件發生,存在一定過錯。
  郭聰同時稱,三名礦工身亡的直接原因是黑煤窯違規作業,不符合安全標準,煤窯負責人和組織生產的管理人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原標題:為躲保安3礦工黑煤窯中毒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04bldsft 的頭像
bl04bldsft

色情遊戲愛愛直播

bl04blds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